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皇冠
25.48-38.18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靳普:我们是专业的科研企业

2018-12-26 15:11 来源: 中青在线

他是汽车界所有的创始人里年纪最小的,26岁的他现任腾风集团的创始人、CTO。16岁被特招去了清华大学的基科班。他的研发工作足迹涉及军警用装备和航天技术。21岁时被聘为航天科工第六研究院的“特聘高级专家”,以及航空动力增程式电动汽车系统获得美日欧等国发明专利。他集团下属的迅玲腾风汽车动力科技有限公司刚被评为“隐形独角兽企业”。他被外界称为“天才”,他就是靳普。

靳普:我们是专业的科研企业

他说,他不喜欢拿职称、评专家这种一眼就能望到边际的模式化科研之路,于是机缘巧之下开始创业,那时候他只有19岁。他做的是鲜有人去尝试的燃气轮机。搭载这项燃气轮机的腾风“至仁RS”超级跑车连续3年在日内瓦车展亮相。理想的路况条件下,用80L燃料可续航1916km,其热效率比世界顶级量产汽油发动机动力系统总成高出一倍以上。

但是,很多人不相信这项技术,认为国内造不出好的燃气轮机,甚至国外一些车企,例如捷豹、克莱斯勒等,曾经将这项燃气涡轮发动机应用到一些车型上,但是因为噪声大、成本高、排放超标的问题难以解决,最后也不再进行更多的尝试。

为何他就能克服这些壁垒?他的自信从何而来?业界非常不理解,包括同行、资本等,有很多人表示不看好,甚至有人说这是“骗局”。但是,他并不在意外界的看法。因为,外界认为他要造车,可事实上,他只是要做燃气轮机的设备供应商。他表达实际造车的目的也更多的是想要宣传这项技术。

我问,“当同行、资本、媒体一直否定你的时候,你还会继续吗?”他的回答很果断,“这项技术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因为它是能源装备,决定了我们未来将如何、以及付出何种成本去使用可再生的清洁能源。”

靳普:我们是专业的科研企业

腾风的技术团队

专访的地点是在位于北京国贸三期腾风集团的会议室里,腾风在这里租下半层写字楼,主要作为管理层的办公场所。靳普不常在此办公,更多时候他在位于大兴亦庄开发区的研发中心。在门口的墙面上清楚地展示着腾风集团的旗下全部品牌,包括专门做燃气轮机的迅玲腾风,比较受关注的汽车泰克鲁斯腾风,专门做磁悬浮的麦克斯韦腾风,以及明耀腾风新能源、鸣雷腾风通用动力和投资管理。走进东侧办公区内,员工并不多,大概十几人的样子,大家都在各忙各的,技术人员日常都会在实验室里工作。

虽然技术总监是天才少年,但腾风的技术团队堪称国内第一梯队。这里的工程师和技术员平均年龄大概29-30,平均学历硕士以上。分别都来自于中国航发集团、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中国重型燃气轮机研究院、中航工业、上汽集团、零壹空间、LG集团等国内外顶尖工程技术公司,主管工程师都有8-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更厉害的是,他们有10位以上来自北航、清华等国内外一线高校的兼职教授和研究员,同时还有两位院士顾问,可见其研发实力非同一般。谈及团队资历时,靳普露出了油然而生的兴奋感,还自豪地介绍了一下正规科研的标准流程。

“我们科研开发部的口号是:‘一次成功,腾风传统’。”

靳普:我们是专业的科研企业

提及燃气轮机这样超强的多学科集成、开发周期特别长且迭代工作量特别大的硬科技,是如何在民营企业这样资金条件不如国家队的情况下,能够快速低成本地开发出来的,靳普说:“一方面是加强数学计算,可以在前期把大量显而易见的问题提前解决,另一方面就得仰仗团队扎实的工程经验了。”

“科研并不是靠堆人力资源就一定能做得快做得好的,精英级的团队和正确的沟通与协作方式决定了很多事情顺不顺的。”

所以才有了他说的,“绝大多数零件做出来,在实验台上都是一次成功。当然这里的成功指的是达到设计目标,与设计零件时和其间预想的结果都是高度一致的。”

看得出来,靳普最得意也最享受的日常,就是与他的技术团队一起在实验室里拧螺丝、弄扳手。融洽的工作关系也基于在过程中与团队一起取得的技术成果,逐渐培育出的信任感和高度的默契。这是他经营这家“专业的科研公司”所孕育的最大、最宝贵的财富。

靳普:我们是专业的科研企业

在经营企业和科研工作上,年纪小吃了大亏

“都说90后很佛系,你是这样吗?”

“不是,我认为佛系是个贬义词。你可以理解为我们被驯化了,野性和棱角都被磨平了,也没了什么动力去追求,才被称为佛系。”

“在之前的报道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你的一头黄发,是不是代表一种个性?”

“如果不干这行,我会乐意尝试不同的发型,但黄发不是故意染的。因为精神压力大,睡觉睡得少,所以长了白头发,这一撮那一撮,像斑点狗一样,所以无奈就染了白色,后来白色逐渐褪成了黄色。”

专访靳普之前,我尽可能多地查阅了有关他和腾风集团的相关资料,天才、90后、富二代、头发个性、高冷是结合这些资料我给他贴的初始化“标签”。

这次专访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靳普本人,与想象中有些不同,头发是黑色,西装革履,而且并不高冷。相反,他倒是个十分健谈的人,关于外界对腾风的质疑、燃气轮机的量产化应用、资本的不看好等等,他回答得很坦诚。在与靳普对话的四个小时里,能够感受得到,今年26岁的他,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棱角,但这也正是他一直在刻意掩饰的。对他来说,在年纪小上吃了大亏,“因为有时候越是解释,越是抗议,就显得越不成熟。”

1 2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