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奥迪A3三厢
19.40-25.80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私家车从事网约营运别忘通知保险公司

2018-12-24 17:28 来源: 人民网

随着网约车平台的不断推广,越来越多的私家车车主在网约车平台上注册,将家用车变成网约车。但是家用车一般是以“家庭自用”的名义投保,且注册后车主并未及时通知保险公司,发生事故时,保险公司一般以投保人私自改变车辆用途从事营运活动,增加车辆的危险程度,违反保险法以及保险合同规定为由,主张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负赔偿责任。那么,家用车从事网约车服务,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是否不负赔偿责任呢?

私家车从事网约营运别忘通知保险公司

案例一

家用车未尽通知义务

保险公司免责商业三者险

2015年7月28日,张某通过打车软件接到网约车订单一份,在接到乘客后的行驶过程中与程某发生碰撞,经认定,张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张某在A保险公司为该车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保单上的使用性质为“家庭自用汽车”,车辆驾驶的轿车行驶证上的使用性质为“非营运”。后程某将张某、A保险公司诉至法院。A保险公司认为张某驾驶家庭自用车辆从事营运活动,改变车辆用途,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且张某未通知己方,应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免赔。

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的营运行为使被保险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张某应当及时通知A保险公司,A保险公司可以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返还剩余保险费。张某未履行通知义务,且其营运行为导致了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A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负赔偿责任。

■法官提示

保险公司对家用车与营运车设置了不同的保险费率,家用车与营运车的使用频率、运行里程等均不相同,后者发生事故的概率相对较高,保险公司承担的赔付风险更大。因而以“家庭自用”名义投保的家用车从事网约车营运时,投保人应该及时通知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决定解除合同或者增加保费。否则,要求保险公司赔偿营运造成的事故损失,显失公平。

案例二

家用车曾私自注册网约车?保险公司免责商业三者险

2016年9月28日,仇某驾驶小客车倒车时,车辆右前轮与易某放在地上的包相接触,造成包里的摄影设备损坏。经认定仇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仇某在B保险公司为该车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车辆驾驶的轿车行驶证上的使用性质为“非营运”。仇某于2016年2、3月份进行网约车工作,平均每月运营50至60单,且投保时并未告知B保险公司车辆用于网约车运营的情况。后易某将仇某、B保险公司诉至法院。B保险公司主张车辆已改变用途,不应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仇某认可保险条款,但主张事故发生时其并未营运。

法院经审理认为,由于仇某从事网约车工作,每月平均运营50至60单,其车辆的使用频率相较于个人自用明显提高,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依据相应法律规定,仇某应将其此事实通知B保险公司。仇某提出本次交通事故并非发生在营运期间,但此抗辩意见并不能消除其未履行法定通知义务的不利后果。因仇某未履行法定的通知义务,B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

《保险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在保险标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时,被保险人负有及时通知保险人的义务,该义务属于法定义务。危险程度是否显著增加,应该结合被保险车辆日常的运行情况、网约车营运的次数、频率以及车辆的用途是否改变等综合确定,并不以事发时正在营运为限。因此,对于以网约车为职业或者接单较多的车主而言,应该及时通知保险公司,变更保险种类,避免因未及时通知而导致利益受损。

案例三

家用车拼车时出事故

保险公司担责商业三者险

2016年5月8日,杨某从拼车平台上接受拼车订单,搭载两名乘客,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杨某车辆受损,经认定杨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杨某在C保险公司为该车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车辆驾驶的轿车行驶证上的使用性质为“非营运”。后杨某将C保险公司诉至法院。C保险公司认为杨某投保的是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但每天却从网络平台接单,已经超出了正常拼车行为,具有营运性质,明显增加了车辆的危险程度,对此杨某没有通知C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有权拒赔。

1 2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