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途锐
63.68-84.98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直击大众途锐“进水门”案开庭,激辩产品有无设计缺陷

2018-12-17 22:20 来源: 长江网

澎湃新闻讯由于大众途锐数十位车主对大众今年315期间公布的召回方案不满,经过两次延期之后,2018年12月14日,备受关注的大众途锐“进水门”一案,在车主发起诉讼一年后,于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朝阳法院)正式开庭审理。

早于2017年12月,由于大众途锐发生了多起因发动机进水致损事件,数十位途锐车主发起集体诉讼,将大众汽车告上了法庭。此案因为是中国首例车主集体诉讼案而备受关注。

2018年3月7日,在315前期,大众汽车发布召回公告,宣布将自2018年4月30日起,召回2014年12月21日至2017年11月12日期间生产的33142辆进口2015-2018年款途锐系列汽车。召回公告称,召回车辆因为安装在发动机进气管底部的排水阀可能被尘土、树叶或其他异物堵塞,导致水可能从大灯间隙流入进气管并且无法通过排水阀有效排出,如果发动机进气管道中的积水过量且无法被有效排出,在发动机起动或加速时,水可能会被吸入到发动机中导致发动机损坏进而熄火,存在安全隐患。

大众汽车(中国)销售有限公司的解决方案是为召回范围内的车辆移除进气管路不必要的排水阀,并在进气口处安装导流板,以消除缺陷。

但车主们无法接受这一召回方案,认为产品存在设计缺陷,这种方案不能解决问题,他们没有放弃诉讼,因此,案件于14日正式开庭审理。开庭当天,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全程关注了此次案件审理。

庭审前:案件两度延期开庭,媒体旁听申请被拒

一位非常关注此案的汽车业内人士用了“一反常态”一词来形容此次开庭。朝阳法院网站显示,此次开庭为公开审理,但是法院方在开庭前一天下午临时拒绝了所有新闻媒体的旁听申请,同时,在开庭前也未允许在场记者以普通公民身份进入法庭旁听。

澎湃新闻记者当天在朝阳法院大门外看到,8点前就已在院门外等候的大众方面出庭人员为一名外籍技术人员、大众内部技术支持兼翻译高先生(音)、一位律师、一位短发女性疑似律师助理、另一位长发女性疑似大众法务人员。

另外,大众方面还带来了一件有快递包装的途锐进气口相关零件。高先生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我只是负责给这位德方人士提供翻译等相关帮助支持,并没有得到授权说可以接受媒体的采访,相关内容还是请以公关部发布消息为准。”但他透露,“这位外籍人士是技术方面的负责人。”

直击大众途锐“进水门”案开庭,激辩产品有无设计缺陷

大众方所带相关零件外包装

与大众方面同样在清晨凛冽寒风中等待的车主方面出庭人员为四位途锐车主、一位律师。“四位车主其中有一位来自陕西的兰先生,他的车是出现了‘拉缸’,也就是发动机进水爆缸现象,” 其中一位北京的当事人车主杨先生告诉记者,“另外三位车主,一位是来自湖北恩施的牟女士、一位是北京的李女士,还有我,我们的车是出现了发动机进气口进水现象,但还没有到爆缸的严重程度。”

此外还有来自朝阳法院指定的技术鉴定方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以下简称中机)的四位工作人员。据北京车主杨先生补充,“大众‘不同意用’法院之前指定的翻译,(法院跟大众)多次协商之后才用了今天这个翻译。”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朝阳法院四楼涉外法庭门外看到,此次开庭的一位女性书记员非常清楚地叫出了大众方面代理律师的姓,“X律师,进去找X法官”,但是这位书记员对车主方面的律师相比较陌生,“车主的律师呢?进去吧。”

截至发稿前,记者了解到,进入法庭的旁听人员只有一位非控辩双方利益相关、非技术检查机构、非翻译机构、非新闻媒体的女士,她明确告诉记者,“我懂德语,但因为职业关系,我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

对于此次庭审的“一反常态”,一位法律业内人士认为,“公开审理的案件不让媒体旁听同时也没有批准媒体以普通公民身份旁听,那这个案子应该是有比较大的社会影响力。”

1 2 3 4 5 6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