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奥迪A3三厢
19.40-25.80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共享单车“烂尾”:危机悄然而至 只能活三家

2018-12-17 09:44 来源: 中青在线

2018年,共享单车“至暗时刻”,曾经的两大巨头摩拜单车和ofo,迎来各自命运关口:摩拜单车“卖身”美团;ofo风雨飘摇,陷入各种传闻,并被指押金难退、债台高筑……

共享单车生产第一镇——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早已从狂欢走向了“凉凉”;而许多城市地铁口曾经拥挤的、如海洋一般的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群,如今也变得稀稀朗朗……

《国际金融报》记者实地走访上海黄浦区、徐汇区、嘉定区等地发现,无论是马路上,还是各地铁口,共享单车的数量少了很多。

“现在共享单车缺乏运维人员,坏车数量很大。另外由于乱停乱放,政府统一清理了很多共享单车。”黄浦区某街道办事处的一名工作人员如是对记者表示。

短短数年时光,共享单车市场仿佛坐了一趟过山车,已面目全非。

ofo的磨难

ofo的磨难仍在。

近日,云南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发布的11月份《昆明市共享单车运营管理考核情况通报》显示,ofo已经连续4个月在考核中排名倒数第一,且ofo的管理已处于现场无运维人员、应急无响应、车辆无人管的“三无”状态。基于此,昆明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决定从12月起不再对ofo单车进行考核。

与上述情况比起来,ofo面前还有更加急迫的困境——债务。

12月11日,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就一起合同纠纷案做出裁定,冻结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的银行存款272万元,期限为一年。

这是ofo与供应商的合同纠纷中最新的一起。

《国际金融报》记者据公开资料统计,2018年至今,已有18家企业因运输合同纠纷、房屋租赁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原因与ofo对簿公堂,上海凤凰(10.920, -0.25, -2.24%)自行车有限公司、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等知名企业都在上述行列中。

据了解,在所有合同纠纷中,被欠款额最大的是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欠款额度达到6815.11万元。

上海凤凰内部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和ofo的官司之前开过庭,现在公司与ofo方面仍在协商,但他并不清楚具体进展。该人士隐晦地表示,最近ofo负面消息较多,这对上海凤凰公司收回货款的工作或许不利。

对于与多家供应商的合同纠纷,ofo方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还在持续沟通中。”

债务问题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曾经和ofo供应商合作过的多家上游零配件厂商纷纷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现在他们不敢接包括ofo在内的一切共享单车的订单。

天津王庆坨镇的一名零配件厂商负责人董春辉(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一提及共享单车就脑袋疼,他们欠了大量债务,而供应商拿不到钱,我们这些给供应商提供零配件的厂家就几乎没了活路。”

风波中的ofo前途未卜,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这预示着共享单车市场的多米诺骨牌正被推倒。

2018年3月,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成为首个共享单车破产品牌,而在此前三年,小鸣单车历经资本青睐、疯狂扩张、押金难退、员工离职、控制人失联等系列商业大戏;4月份,共享巨头企业摩拜单车放弃独立运营,投身美团怀抱,被业界视为单车市场走向沦陷的开端。

“幸福”小镇

一系列共享单车企业破产“卖身”、裁员跑路,共享单车市场的2018年,可谓寒风刺骨。

王庆坨镇的另一零配件厂的老板杨德胜(化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感叹,“共享单车那时真的很疯狂。”

“王庆坨镇被誉为共享单车第一镇,有着悠久的自行车生产历史。在王庆坨,到处都是零配件生产厂,包括铝厂、辐条厂、车架厂,还有泥板和车把配件厂等。这些工厂相互合作,彼此依存,形成了一个闭环的自行车制造业生态圈。任何一个配件,在王庆坨镇都能找到。”杨德胜回忆,“随着共享单车的兴起,我们小镇改变了很多。”

1 2 3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