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总裁
143.90-194.08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臭棋连连!神龙汽车销量连续三年断崖式下跌,高管遭集体大清洗

2018-12-14 23:42 来源: 新车谍照王

接二连三打出一张张臭牌之后,操盘手们又出牌了。

臭棋连连!神龙汽车销量连续三年断崖式下跌,高管遭集体大清洗

连续三年断崖式下跌

12月13日晚,神龙汽车公关部相关人士对中车网表示:“公司计划在明天召开干部大会,具体会议内容不详。我目前没有得到干部变动的信息。如有相关变动,公司会择机对外发布信息。”

这一标准的公关话术,在侧面证实,由于业绩不佳,现任神龙高管遭集体清洗的消息。包括中法双方一把手苏维彬、麦柯然及双方商务副总经理李国洲等高管集体下课,由现任东风南方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军接替苏维彬。

臭棋连连!神龙汽车销量连续三年断崖式下跌,高管遭集体大清洗

这一结果并不令人意外。根据东风集团公布的最新销量数据,2018年11月,神龙汽车双品牌销量为157,16辆,同比暴跌68.57%;今年1-11月,神龙累计销量为23.88万辆,仅完成47.6万辆年销目标的一半。至此,神龙汽车已实现连续3年销量断崖式下滑。

臭棋连连!神龙汽车销量连续三年断崖式下跌,高管遭集体大清洗

自2015年神龙以70.4万辆的年销量创历史性高点后,神龙便处于持续下滑之中。2016年,神龙销量同比下降15.2%。

2017年,神龙曾提出 “重回赛道”的“三步走”战略,并确立了三大核心目标:市场份额2020年实现3%,销量实现70万辆以上,经营利润实现5%以上,质量达到行业前3水平。在神龙“5A+计划”里,其中有一条为,2020年销售收入要超过1000亿。

但2017年,神龙总销量同比下跌超37%,仅实现37.75万辆的销量。根据此前法方披露的数据,神龙汽车和东风标致雪铁龙汽车在2017年合并财务报表中,净利润亏损达61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65亿元)。

业务骨干频频“出走”

惨淡的业绩和濒临死亡的局面表明,神龙今年年初的瞎折腾宣告失败。事实上,这并不是神龙汽车第一次对人事进行重大调整。2018年初,神龙汽车一纸公告曾让东风标致员工从工作多年的北京搬到武汉或者上海,直接导致双品牌内部在年关上演离职潮。

臭棋连连!神龙汽车销量连续三年断崖式下跌,高管遭集体大清洗

2月8日,神龙汽车对外发布招聘启示,其中涉及东风标致品牌部、东风雪铁龙品牌部和销售支持部共26个重要营销岗位。

中车网获悉,从2017年至今,整个神龙汽车“出走”一直没有停止。其中,仅2017年4月在营销领域的人事大换防涉及人数达81人。

2017年1月,原东风雪铁龙市场部部长孙亦文加盟沃尔沃中国;2017年6月,东风公司副总经理安铁成接替刘卫东分管风神;同年8月,入职不到半年的车艳华加盟沃尔沃;9月底,原神东风标致总经理李海港离职。2017年10月,东风雪铁龙品牌部总经理饶杰离职。

今年8月,原东风标致副总经理吴少革在履职一年零五个月后终于没能挺住,也选择了离开。

东风系多家公司越折腾越差 越差越折腾

此前,在“强拆”东风标致时,包括神龙公司员工在内,引来业界一片质疑。据牛车网报道,此事由神龙公司法方商务副总李欣阳提出,神龙公司董事长安铁城同意。此时东风雪铁龙销量仅为东风标致一半,却上演“蛇吞象”大戏。资深汽车媒体人付辉发文公开质疑神龙公司此次调整的原因称:“神龙公司旗下两个市场部应该掌握着其营销费用总额的85%以上,经过调整后,这宗以亿元为单位的费用处于熟悉上海的分管营销负责人的管控之下,再加上其他部门均被迁至武汉,上海的负责人完全可以支配。这才是本次调整的利益诉求。

1 2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