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奥迪A3三厢
19.40-25.80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车辆买卖有“陷阱”中招及时维权

2018-12-14 08:58 来源: 中国网

随着人们对于机动车使用需求的不断增加,因新车、二手车买卖交易引发的纠纷逐年增长。近年来,在法院审理的相关案件中,除了瑕疵交付、销售欺诈等典型违约行为,因PDI检测、网络交易平台、“虚拟销售”等现象及问题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消费者维权难度和法院审理难度。房山法院结合相关案例,深入解读几种机动车买卖法律关系中的新型、疑难问题,提醒广大读者避开车辆买卖中的“陷阱”,若不幸中招应及时依法维权。

卖车人隐瞒抵押情况 解除合同返还车款

2016年6月,郭某向李某购买二手小轿车一辆,双方口头达成买卖合同。郭某依约将20万元购车款转账给李某,李某交付交易车辆、机动车行驶证、车钥匙,双方未办理车辆过户手续。2016年11月27日,郭某使用车辆期间,该车在北京市海淀区某地下车库被人开走,郭某立即向公安机关报警。经警方查证,2016年5月12日,李某以交易车辆抵押担保向北京某投资公司借款16万元,因借款到期未还,抵押权人北京某投资公司行使抵押权将该车辆开走收回。郭某认为,李某隐瞒车辆抵押的情况使车辆被第三人开走,损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遂将李某诉至法院,请求解除车辆买卖合同,李某返还购车款20万元。

李某辩称,双方达成口头车辆买卖协议,李某完成了车辆及相应证件的交付,郭某已经取得车辆所有权。车辆在郭某手中被第三人开走,其应通过公安机关将车辆追回,不同意解除合同并返还车款。

法院经审理,认为李某应承担交付权利瑕疵车辆导致买受人不能正常使用的责任和法律后果,车辆现被第三人占有无法追回,买卖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判决解除李某与郭某之间的买卖合同,李某返还购车款20万元。

-法官说法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双方的买卖合同是否应予解除以及解除后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50条规定了出卖人就交付的标的物负有保证第三人不得向买受人主张任何权利的义务。李某作为出卖人应向买受人完整交付交易车辆及单证,并就交付交易车辆承担瑕疵担保义务。李某提供的交易车辆被设置抵押权,亦未向郭某交付车辆登记证等权利凭证,违反《合同法》规定的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94条第4项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现交易车辆被享有抵押权的北京某投资公司占有,郭某无法继续使用,买卖合同目的无法实现,郭某在报警追回无果后,选择通过诉讼的方式解除与李某之间的买卖合同,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97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买卖合同解除后,李某亦应将收取的购车款20万元返还给郭某。

虚假销售影响新车“三包” 构成欺诈适用三倍赔偿

2017年7月,张某以26.5万元的价格向北京某汽贸公司购得福特牌小轿车一辆,双方签订《车辆订购协议书》,约定交付车辆为无瑕疵刚上市的全新车辆,新车享受两次免费保养。2017年9月,张某前往福特4S店保养时,被告知无法享受免费首保。经查询4S店的相关信息,该车辆有2016年9月17日的销售记录一次,购车人为山东某地的曾某,且车辆首保已经在其他地区的4S店备案,保养联售时已撕。张某认为北京某汽贸公司隐瞒二次销售事实,属于销售欺诈行为,遂将北京某汽贸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偿三倍购车款79.5万元。

北京某汽贸公司辩称,对于4S店记载涉案车辆曾销售过的记录不知情。车辆管理部门的登记信息显示张某为初始登记,显然该车不存在二次销售的情况,可能为车辆的虚拟销售。北京某汽贸公司不存在欺诈的故意,不同意赔偿三倍购车款。

法院经审理认为,北京某汽贸公司没有如实向张某告知案涉车辆曾经已登记的交易信息和保养联已撕的真实情况,该不诚信销售行为已构成销售欺诈,判决北京某汽贸公司按购车价款的三倍赔偿张某损失共计79.5元。

-法官说法

实践中,部分汽车经销商为了完成销售业绩,使用虚拟的客户身份信息登记出库,将在库车辆在销售系统内登记为已经销售,实施虚假销售行为。汽车厂家官方登记信息影响购车人对于车况的判断,同时虚假销售客观上缩短了真实购车人能够享受的“三包”服务期限。本案中,涉案的车辆存在2016年9月17日的销售记录一次,无论是虚假出库销售还是确为二次销售,客观上缩短了车辆保修期间,侵害了张某的维修权利,作为销售方,北京某汽贸公司对这一情况知道或者应当知道。

1 2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