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腾势
停售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电动车频繁召回的“反思”与“应对”

2018-12-14 08:03 来源: 中国网

正在逐渐驶出里程焦虑阴影的电动汽车,似乎又陷入安全焦虑的困局。

11月30日,北汽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召回计划,自2018年12月1日起召回2012年2月28日至2018年5月8日生产的部分E、EV、EX、EU、EH、新能源威旺EV系列纯电动汽车,共计69358辆。

其原因是召回范围内的部分车辆,因制动助力真空泵等原因,导致制动助力真空泵失效,在车辆使用过程中会出现制动助力性能不足,甚至失去制动真空助力功能,存在安全隐患。

几近同时,江淮汽车也宣布自2018年12月8日起,召回2015年1月27日至2015年12月28日生产的部分江淮iEV5纯电动汽车,共计4248辆。其原因,则是本次召回范围内部分车辆,电池包电气部件由于生产波动,在车辆使用过程中可能发生局部过热,导致电池热失控,存在安全隐患。

放眼全年,今年针对纯电动汽车共发起8起召回,涉及车辆130344辆。其中值得一提的点是,在这8起召回事件中,有5起召回的涉及车辆,是集中在2015年前后生产上市的车辆。

除了上述江淮汽车、北汽,还包括比亚迪召回的部分腾势汽车是在2014年9月19日-2017年12月5日期间生产;力帆召回的6431辆车均在2015年生产;众泰召回的众泰云100是在2014年9月2日-2015年12月16日期间生产。

2015年,对于中国新能源汽车而言,是狂飙突进的一年,补贴政策的驱动下,这一年的新能源车销量从2014年的74763辆上涨到331092辆,同比增长3.4倍。

新能源乘用车中,纯电动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162172辆和146719量,同比分别增长2.3倍和3倍;插电混合动力乘用车产销分别完成62608辆和60663辆,同比均增长2.5倍。

也正是在这种狂飙突进之下,整个产业链大干快上,出现了产能“大跃进”,而这,这也为今天出现的一系列安全隐患埋下了重重危机。

电动车频繁召回的“反思”与“应对”

为“非理性繁荣”埋单

光鲜市场数据的背后,当然政策神奇杠杆的撬动作用。据数据显示,2015年中央和地方政府用于新能源市场的补贴已经超过百亿。

从2015年新能源车的公告目录上看,新能源车的产品目录达到1857个,净增1244个,增长了2倍有余。大量汽车因为依赖于补贴有利可图,纷纷涌入分食蛋糕。

在这种情形下,产业链配套无法保证,造成新能源车的质量难免参差不齐。当时在用及在售的许多车型还是企业生产出的第一代产品,在车辆本身的安全严密性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而在动力电池上,由于市场的急剧爆发,电池产能供不应求,以使一些不合格的电池产品也被使用到车辆上。

三年过去了,今年,接连发生的新能源汽车起火事件达40多起,促使工信部在9月份连发两份文件,针对新能源企业安全问题进行排查。

2017年,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共接到有关新能源汽车投诉550宗,其中电池故障以246宗被投诉排名首位。

可以说,当时新能源市场的“虚火”,埋下了今天召回集中、新能源汽车事故频发的种子。今天,电动汽车故障“井喷”,根据销量和使用年限推算,一定程度上在为2015年前后的“非理性繁荣”兜底。

同时,再一次预警我们,如果新能源汽车企业忽略了产品品质这样一个基础,虽然可能在短期内能够在市场占据一定位置,但从长期看,早晚会丧失产业机遇。

针对今年电动汽车故障集中爆发的现象,也有业内专家以分析说,“每年一变的政策补贴门槛,能量密度指标成为决定性的因素,部分企业以追求能量密度为导向进行产品开发,车企在过度追求续航里程的时候,早就把安全问题抛在脑后”。

除了“追能量密度”,还有业内专家认为也是“省”出来的苦果:“部分企业为获得补贴盲目追求高比能量,缩短电池产品测试验证时间,技术验证周期偏短导致了技术验证不足、工程解决方案不成熟,是造成产品质量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中科院院士、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执行副理事长欧阳明高直言不讳地说。

1 2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