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MINI
18.88-30.68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深陷债务风波!透视“途歌”违约后的共享汽车模式困局

2018-12-10 23:43 来源: 电车汇EV

深陷债务风波!透视“途歌”违约后的共享汽车模式困局

电车汇消息:“我们不是出行公司,也不是分时租赁公司,我们是大数据公司。”早在此前的某行业论坛中,途歌出行CEO王利峰曾在公开场合明确阐释了该公司的定位。不过上周末,一则来自“途歌”出行的负面消息却传遍了整个网络。根据消息,大量用户在微博上控诉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途歌”)1500元的押金无法正常退还。北京、深圳、成都等地的多名用户反映退款申请提交7天后押金并未退回,另有部分用户退款时长已达两个月。据相关人士对电车汇透露,截止目前,途歌出行已爆发较大规模用户“挤兑”潮,在这样的“挤兑”潮背后,途歌出行已因经营不善、用户增长乏力等原因,连续亏损数年。

据电车汇统计,2015-2017年,国内产生了以电动汽车共享为概念的创业型企业300余家,而到了今年,这一数字已下降到了30余家,市场呈现的整体趋势是,以曹操专车为首的网约车异军突起成为了出行市场的主力军,而在车辆共享领域,首汽约车旗下品牌GO-Fun和上汽出行旗下品牌EVcard已凭借丰富的资源优势、资本优势和区域管控能力成为了占有率最高的“两大”共享出行品牌,其余多半创业型公司已再无继续发力的后劲儿。

毫无疑问,任何一个商业模式的风口背后,都会通过资本运作缔造诸多“神话”,共享经济也不例外。然而,在共享经济的框架下,强行接入多种互联网场景,除了资本浪潮退去的一地鸡毛外,还有多少满怀激情的创业者不知天高地厚的打着缔造梦想的幌子,依旧睡在资本的温床上呢?

深陷债务风波!透视“途歌”违约后的共享汽车模式困局

图:节选自亿欧汽车

综上看,共享汽车商业模式的形成,不是单纯的资本问题,而应更多聚焦在管理体系的完善和企业品牌的建设上。举例而言,当某一共享出行品牌的网点覆盖数达不到一定规模时,用户使用的便捷度就自然受到了影响,如果取个车还需要走两三公里路的话,那干脆直接打滴滴好了。

债务问题集中爆发?

据电车汇查询百度启信宝注册信息,途歌出行成立于2015年。打开途歌出行的APP发现,图上显示北京市区的车辆已不足50辆。深圳、广州、成都的很多用户也纷纷对记者表示当地的车越来越少。对于上述情况,记者也尝试联系途歌总部,截至发稿,途歌方面并未予回复。

深陷债务风波!透视“途歌”违约后的共享汽车模式困局

另据途歌平台的退款说明显示,用户在最后一笔订单结算成功后20天可申请退还租车押金,在历次用车中未发生违章、事故、异常用车等行为,押金将于7个工作日退还。这也就意味着,从最后一笔订单完毕到退款,途歌本身就有接近一个月的资金缓冲期。显然,除了相对便捷的网点数以外,对于系统的调度能力和售后保障力,也是途歌出行这类创业公司面临的重要考验。“你不知道一位用户离车后,会不会在该车遗留垃圾、杂物等,也不能判断该用户还车后,车内外是否整洁,而这些都需要强大的运营售后保障能力来完成。”电车汇执行主编张雅洁就此表示。

不过,根据电车汇了解的相关信息,途歌目前还拖欠地勤人员垫付的资金以及一些汽车租赁公司的租金,汽车租赁公司正在回收车辆。事实上,途歌的部分汽车并非途歌所有。其中的部分车辆很多已经被上游公司收走。此外,途歌此前还存在拖欠部分停车场停车费的情况。

“最近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计划收走200辆车,现在途歌成都的车还剩近60辆。”一位途歌出行的合作租赁公司负责人如是说。不过,也有相关人员对电车汇表示,途歌也有一部分车是自购的。根据行业媒体此前采访披露的内容,在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的北京翼翔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两位销售人员对记者表示,途歌的MINI的确与这边有采购合作,途歌从4S店采购后再进行投放。业务合作的具体情况他们并不清楚,但现在应该没有合作了。

“真共享”还是“伪需求”

某国外咨询公司报告提到,目前分时租赁企业运营成本高,且订单规模不足,从而导致绝大多数企业处于亏损状态。但问题是,由于上述特点,分时租赁企业很难扩大规模。事实上,400家分时租赁企业中,即使是拿了很多融资的GOFUN,投放规模在不久前也才达到3万辆,而小型公司的投放规模可能只有几百、甚至几十辆。

在效率方面,有业内人士表示,每辆车每天要做5单才有可能实现盈利,但现在的情况是,站点太少、车辆太少,利用率很低。从实际运营情况来看,一辆车每天能做到4-5单就已经是极限了。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共享汽车号称的“随取随用随还”仍是“纸上谈兵”。目前用户仍反映最大的问题是网点不够多。“周末或者节假日经常出现‘抢车’的情况,网点少还导致还车不方便。有的车内卫生较差,所以我每次都自己把车内清理干净。”有分时租赁用户表示。如果选用新能源车型,出行往返旅程超过车的续航里程,还容易有“歇”在半路的尴尬。

1 2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