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牧马人
42.99-69.99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前员工揭秘ofo大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2018-12-06 13:04 来源: autocarweekly

转载自 | 锌财经

五月份,在这个南方小城最适合出行的时候,李铭从ofo离职了。

最后一天,办公室空空荡荡,他安静地收拾东西离开。

不久前,他亲手裁掉了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兄弟们。

李铭告诉锌财经,他收到来自ofo总部的裁员方案,这个三线城市的城市站只能留下一个人。他最终争取了两个名额,但没有留给自己。

作为城市经理,李铭看到ofo从挥金如土到难以为继的整个过程,缺乏完善的管理制度,让城市站滋生出诸多问题。

前员工揭秘ofo大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走之前,他给ofo创始人戴威发了一封邮件,写了内部瞒报、虚报、贪污等问题,戴威给他回了邮件,表示来自城市站的声音他会认真听取。

李铭见过戴威几次,他对戴威的印象是很亲切,愿意和员工交流,不服输。“他对下面的人很好,是一个比较重情义的人。”

戴威的最新动作,是在11月28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公开信的末尾,戴威写道:“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需坚守信念,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今年五月,戴威曾在内部会议中表示要独立发展,号召公司员工“战斗到底”。但这个表态并没有打动李铭,在ofo工作近两年,他看到,公司疯狂烧钱、同事的贪腐、公司内部站队,能力并不能决定是否升职:“虽然我很感谢ofo,但我不愿意陪着它战斗。”

空军散场

对于离职,李铭内心已经没有多少波澜。

这已经是第三次裁员,而这个城市站员工情绪最激动的时候,是在第二波裁员后。

李铭记得,小年夜那天,李铭和员工们吃饭,原本是围着大桌子吃饭的员工们,渐渐围成一个小圈子感慨万千,那天晚上,李铭和员工喝了点酒,说着说着就有人哭了。

“大家知道马上要裁第三批了,很不舍。”李铭说。

第二批裁员和第三批的时间隔得很近,李铭记得,有一个员工和他说,很不喜欢公司的气氛,该员工不在裁员之列,但选择了主动离职。那时候距离发年终奖只剩一个月。“我给她打了一个很高的绩效年终奖,结果她都没要,想想好难过。”

前员工揭秘ofo大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ofo的公司体系里,三四线城市的运营管理团队属于“空军战队”,李铭所在的城市站就是其中之一。

据李铭介绍,ofo资金链出问题开始,这个承载着ofo扩张野心的“空军”,也开始了被“优化”的进程。

李铭称,裁员从年前就已经开始,分批次进行。ofo从未拖欠过员工的工资,裁员时,也都给了赔偿。

今年2月,ofo将自行车作为动产抵押,换取来自阿里巴巴17.7亿元的借款。3月,ofo获得阿里巴巴领投的E2-1轮8.66亿美元(约55亿元人民币)融资,此前的借款包含在内。

这笔钱被外界称为ofo的救命钱,此前,ofo资金链紧张的消息已经数次登上媒体头条。

但对于李铭来说,坏情况并没有缓解。

裁员的第一枪,打向了李铭所在城市站的运维团队。

据李铭介绍,他所在城市站运维团队最多时有50多人,主要工作是找车、修车、调度。

在ofo花的钱里,运维是最主要的支出之一。

据《财经》杂志报道,到今年5月,ofo单月成本高达2.5亿元,其中运维成本高达1.3亿元。

大幅度裁撤运维团队,意味着当地市场的ofo小黄车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

前员工揭秘ofo大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而李铭告诉锌财经,年后他已经拿不到多少新车进行投放,整个城市站基本上处于停滞运营的状态,员工们等着被裁的命运降临。

“第一次裁员,是公司觉得大规模超标了,后来是的确没钱了,被迫裁人,赔偿也越来越少。”李铭说。

在李铭走后,ofo的人员还在精简,有媒体报道,ofo郑州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对此,ofo公关部负责人对媒体回应称,“公司租约到期,办公室搬往其他地方办公,运营一切正常。”在今年6月,有ofo公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内部大裁员。

走在路上,李铭发现,小黄车越来越少了,大多数是凌乱地摆成一排,破损严重。5月份离开至今,他再没回办公室看一眼,那里可能一个员工也没有了。

竞速赛

李铭曾和ofo走过最辉煌的时候,2016年下半年共享单车领域的融资热潮,他见证了ofo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完成4轮融资。

前员工揭秘ofo大败局:挥霍、贪污、站队、大裁员

ofo融资历史 图片来源于天眼查

1 2 3 4 5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