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Eos
停售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联盟利益交错嫌隙或加深 详解雷诺与日产纽带关系

2018-11-28 10:11 来源: 网易汽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为网易汽车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易汽车11月28日报道 上周,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因不法财务行为方面的指控突然遭到了日本监管当局的逮捕,而这再次暴露出雷诺、日产和三菱联盟的嫌隙不断扩大。雷诺与日产仍然是独立的上市公司,但是两者之间编织了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网,从交叉控股、合资公司到技术共享、集体采购等等,如果要彻底理清其中的复杂关系,首先这将是一项极其复杂的项目,其次,这也将耗时耗力并涉及巨额资金。而有报道称,日产高管们对于自己无法掌控公司命运的不满情绪正逐渐增长。

联盟利益交错嫌隙或加深 详解雷诺与日产纽带关系

戈恩是日产以及三菱董事会主席、雷诺CEO以及主席、以及整个联盟的主席。联盟将于明年将迎来成立20周年的纪念日,而自联盟成立起,戈恩便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以确保在他离开之后联盟能够继续维系下去。因此,戈恩也加快整合跨公司的业务操作,并发布了雄心勃勃的5年计划,根据规划,联盟整体销量将从2017年的1060万辆增长至2022年的1400万辆。此外,联盟还共同攻坚自动驾驶等高资金投入的新型技术等等。而以下则是雷诺与日产业务交叉的主要内容:

雷诺日产合资公司(Renault-Nissan BV)

这是一家在荷兰注册的公司,主要为联盟制定中期以及长期发展战略,尽管其对两大公司的决策权仅有有限的影响力。该公司的主要权力包括批准特定的战略性以及产品计划,决定哪些零部件以及车型可以被共享,融资策略,危机应对和风险管理,成立跨公司合作团队。雷诺与日产分别有4名联盟董事会成员。

联盟利益交错嫌隙或加深 详解雷诺与日产纽带关系

联盟所有权与监管

雷诺持有日产43%的股权,而日产则持有雷诺15%的股权。尽管日产有两名成员位列雷诺董事会,但是日产却没有雷诺董事会的投票权。现行的权力分配安排始于2015年12月,当时,联盟与雷诺最大的单一股东——法国政府同意将政府对雷诺的持股比例增加至20%,以拥有双重投票权。为了限制法国政府对于日产的影响,雷诺同意不占有日产董事会9个席位中的4个以上,并同意日产董事会提出的关于“董事会成员聘任、解除以及薪酬”的决定。当时,参与协商的各方代表分别是:法国政府代表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现任法国总统,时任法国经济部长;雷诺的代表则是卡洛斯·戈恩;日产的代表则是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

联盟收入及协同效益

联盟通过这种伙伴关系获取协同效益,联盟将之称为,通过业务融合实现了“成本削减、无用功的避免以及受益的增加”。仅有新的协同效益被计算在内。该数值2017年达到了57亿欧元,联盟希望到2022年协同效益达到100亿欧元。但不管怎样,这依旧低于联盟总收入的10%。另外,跨公司的收入,即销往合作伙伴的收入也将反映在季度以及年度财务报表中。比如,2018年第三季度,在雷诺的盈亏底线中,日产贡献了3.84亿欧元的数值。

联盟业务共享与跨公司机制

卡洛斯·戈恩所青睐的方式则是,由各品牌高管所组成的专业团队负责越来越多联盟内部的事物。比如,联盟将轻型商务车整合到了一个单一业务部门。雷诺Alaskan皮卡与日产Navara,以及梅赛德斯奔驰X级共享了绝大部分零部件。

创造协同效益的主要部门则是雷诺日产采购机构(Renault-Nissan Purchasing Organization),该部门从2009年起便负责了联盟内部所有的采购事务。根据今年公布的一重要倡议,这种跨公司团队增加到了9个,每个团队都由一名执行副总裁担纲。除了采购部门外,其他的部门分别是:工程、生产与供应链管理、质量、售后、商业发展、人力资源、轻型商务车、“CEO办公室”。戈恩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高谢童效益,并共同挖掘未来的合力。

联盟建造平台与动力系统

主要的建造平台是通用模块系统平台(Common Module Family,CMF)。CMF平台于2013年推出,联盟表示,该建造平台削减了40%以上的研发成本以及30%的零部件成本。CMF平台可不仅仅是单一的建造平台,而是一系列的可以通用转换的模块化平台,几乎可以适合各种大小的车型(按板块来看,它被氛围CMF-A、CMF-B以及CMF-C/D)。

联盟利益交错嫌隙或加深 详解雷诺与日产纽带关系

目前,超过20款联盟车型是基于CMF建造平台的。以雷诺为例,这些车型包括Kwid小型SUV(瞄准新兴市场)、Megane紧凑型掀背车、Talisman中型轿车、Espace小型货车、Kadjar和Koleos SUV。日产方面,CMF平台支撑了Qashqai/Rogue以及X-Trail SUV、Pulsar小型掀背车。甚至,达特桑(Datsun)还有一款车——Redi-Go是基于CMF平台的,该车目前在印度销售。联盟表示,到2020年,联盟70%的车型(约900万辆)将使用CMF平台生产。联盟还表示,约75%的动力系统将在各品牌内部共享。

1 2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