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奥迪A3三厢
19.40-25.80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资质专项清理启动 新能源洗牌进入倒计时

2018-09-14 10:05 来源: 经济观察报

资质专项清理启动 新能源洗牌进入倒计时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观察报 记者 刘晓林“出售杭州一家新能源客车制造厂,资质齐全,税务干净……”从今年7月以来,这则出售广告就多次出现在新能源汽车圈内人的微信群中。9月3日,这家杭州新能源车企的名字——“杭州越西客车织造有限公司”出现在工信部的网站上,同时出现的还有另外29家新能源车企。

9月3日,工信部发布了第一批《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清单,共有30家新能源生产企业因为在过去一年内未生产新能源产品而上榜,包括华晨汽车、哈飞、广汽本田、万向电动汽车、山东丽驰新能源等。通知表示,如有异议,可在9月9日前的公示期内反馈意见。

根据工信部的“汽车行业退出机制”,对于停产12个月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工信部将予以特别公示,相关企业再次生产需要重新经过工信部核查。不能保持准入条件或破产的企业,将被撤销资质。

这是工信部今年发布的第三份车企“退市预警”。今年3月,工信部发布了第二批经过3年公示后,即将进入退出执行流程的34家车企名单;5月,工信部发布了第三批《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清单,共58家车企进入为期两年的公示期。时隔4个月,工信部又针对新能源领域发布专项“特别公示清单”,这被认为是显示出对“僵尸企业”和落后产能前所未有的清理决心。

而除了名单上的企业之外,发改委已经核准的16个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能否全部在两年期内如期启动产能建设并仍有后续资金支持,也充满了未知数。而目前距离发改委发放最后一份核准通知已经过去一年多。

断绝“苟且偷生”的后路

“客车行情不好,经营无力”,对于杭州越西客车的转让,相关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与新能源乘用车资质供不应求不同,杭州越西和这几个月以来挂牌出售的新能源客车股权一样,直至目前,仍未找到买家。

按照工信部的公告,此次列入特殊公示名单的都是在2017年7月1日前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但在此后12个月及更长时间内没有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车企。所谓“资质”,业内常规理解为发改委针对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的核准。在核准了16个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后,发改委从2017年6月开始停止了对新能源汽车项目的审核。这也使得对于新造车企业而言,新能源资质成为稀缺资源。按照规定,获得发改委项目核准的新能源企业,还需登上工信部的新增企业和产品目录,这一目录和生产资质一起被称为“双资质”。

事实上,除了16个新增新能源资质,几乎国内所有传统整车企业都在本身传统燃油车业务之外,涉足了新能源汽车的生产销售。而这种新增产品类别而非子公司的方式,并不需要向发改委申请项目核准。也因此,在对新能源汽车补贴的追逐中,涉足生产新能源汽车的企业比比皆是,而随着补贴退坡,获得生产资格却最终没有产品推出的企业也不断增多。

除了已经准备出售的杭州越西客车,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简称“万向电动车”)和深圳五洲龙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深圳五洲龙”)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子公司,已经在今年5月工信部发布的第三批《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名单中出现过。不同的是,5月份被预警的是沈阳五洲龙,9月份被预警的是重庆五洲龙,而这两家公司都是深圳五洲龙的子公司。而五洲龙的产品在多个地方都曾登上当地政府对新能源客车的采购名单。

同时,曾出现在中机中心上报给工信部的名单中、但最终从工信部特别公示名单中“逃脱”的哈飞和江苏卡威,这次也未能幸免,现身在第一批特别公示新能源企业清单中。该名单根据工信部的“汽车行业退出机制”而拟定,同样是退出预警的前哨。而长安标致、广州本田、长安铃木等合资车企在过去一年的新能源产出也是空白,长安铃木则在不久前宣布股权变动,铃木品牌就此退出中国,在传统车领域跌落的铃木在新能源领域同样未能有建树。

1 2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