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奥迪A3三厢
19.40-25.80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新能源汽车“狩猎者”三年“熬干”家底,割股求生

2018-07-13 17:14 来源: 中国网

在仅用两三年的时间就将此前积攒的利润消耗殆尽后,第一批涉足新能源汽车投资的企业开始退股自保。

新能源汽车“狩猎者”三年“熬干”家底,割股求生

6月30日,四川A股上市公司西部资源(600139.SH)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1.43亿元的协议价,将持有的重庆恒通客车有限公司(下称“恒通客车”)66%股权、重庆恒通电动客车动力系统有限公司(下称“恒通电动”)66%股权,转让给重庆鑫赢原键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鑫赢原键”)。2014年12月,西部资源在新能源投资热潮中以自筹资金4.95亿元的价格收购以上两项股权。但收购之后,西部资源连年亏损,其中2017年恒通客车亏损1.4亿元,负债已是资产的1.72倍。

而在动力电池巨头沃特玛宣布通过放假半年、贱卖资产来偿还逾期债务的同时,广受关注的京威股份(002662.SZ)在经过半年的挣扎后,也踏上了出售资产还债的道路。7月2日,京威股份宣布已与三花集团达成协议,拟以总计21.28亿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三家优质子公司股权,包括福尔达100%股权、福宇龙100%股权和福太隆54.4%股权。这三家公司在2017年贡献了京威股份80%的利润,而如此“断臂求生”,是为了解决迫在眉睫的资金缺口,在密集投资的新能源股权公司全面亏损、新项目仍需巨资,而融资方案不断“流产”的情况下,京威股份的资金危机在今年上半年集中爆发,过去三个月中已经相继退出与正道的新能源合作项目和对新能源整车公司江苏卡威的收购。

除了上市公司因新能源投资失败而陷入困顿外,部分转型新能源的地方国资车企同样日子不好过。2018年5月,北京交易所网站上挂出了“云南航天神州汽车有限公司67%股权转让项目”,作为神州汽车大股东,云南航天集团决定抛售其持有的控股权。2018年6月,北京产权交易所又挂出了“贵州贵航云马汽车工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转让”的信息,该公司是贵州云马飞机制造厂2010年投资的国有独资汽车制造公司。

两家被抛售股权的公司都在2015年开始将重心转向新能源汽车业务,但同样事与愿违,其中云南航天神州汽车2018年1-4月陷入亏损,营业总收入仅有4.35万元;贵州云马2018年1-5月亏损815万元,资产为1.56亿元,负债则已高达1.72亿元,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2014年,在新能源爆发带来的巨大利润吸引下,国内众多汽车产业链上的企业和非汽车业的公司纷纷宣布战略转型,通过股权收购的模式涉足新能源汽车领域,希望能够借助补贴获得短期高额收益。但事实是,随着2016年以来的骗补调查、补贴退坡、技术快速升级、竞争加剧,以及融资收紧,很多公司在“熬干”企业家底后,已经无法撑完新能源投资漫长的回报期。

做了三年的电动车梦破灭

仅三年时间,同样的资产,西部资源一买一卖就净损失了3个亿。不过,对于公司目前的状况而言,能卖得出去已经算是及时解套。在今年4月公布的2017年财报中,西部资源将过去一年称为“经营异常艰难的一年”,公司已陷入5.99亿元的巨亏。

2014 年年底,由于有色金属板块业绩大幅下滑,西部资源决定向正处于风口的新能源汽车板块完成产业链转型。在发行股票募资未获证监会通过的情况下,其通过自筹资金收购了主营新能源客车的恒通客车和恒通电动的控股权。为了更彻底的转向新能源业务,西部资源甚至在2015年7月挂牌拍卖占收入9成的四家矿业公司股权,在无人接手后,2016年10月,再次挂牌将银茂矿业80%的股权单独售出。

但向新能源汽车的转型只给西部资源带来了一年的表面风光,还未等新能源汽车第一次爆发将带来的订单转化为持续的现金流,2016年,恒通客车就因骗补受到行政处罚,尽管于2017年5月恢复申报新能源汽车销售资质,但前期部分订单流失、融资能力下降、流动资金周转紧张,以及补贴退坡等变化已让恒通风光不再。为保障正常经营,恒通客车不得不将原来分期回款的销售模式,临时调整为全款销售,但由于骗补调查后,新能源补贴已变为事后拨款,厂家必须垫支销售,这使得恒通客车不得不放弃大批量的赊销订单,直接导致产量、销量大幅下降。

1 2 3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