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优雅
4.29-5.99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F1的伟大背后,是车手命比草贱的荒唐时代

2018-07-07 00:23 来源: 东方网

本片包含过于惨烈的事故真实画面,可能会引起不适

提起赛车,你会联想到什么关键词?

热血、传奇、疯狂、肾上腺素、躁动、优雅或者伟大?

在搜索赛车题材的纪录片时,我内心想到的也不过就是这些刻板的印象,直到我看到了这部《大奖赛——死亡年代》,一部冷门到B站只有渣画质版本、豆瓣没有评分的纪录片。

F1的伟大背后,是车手命比草贱的荒唐时代

本以为这个疯狂的标题之下,我能沉醉于那个赛车蛮荒年代的伟大技术、伟大车手,能在崇拜中回味。但不到60分钟的观看过后,我错了却也没错。

这部纪录片所记录的1960年代的确满是传奇,但我看到的不是荣耀与伟大,而是一个个新技术把车手们推向深渊,满是凄凉与无奈。

你能想象车手们参加一项世界顶级赛事,还需要自行筹钱聘请医护人员来保命吗?你能想象一场事故发生之后救护车在足足半个小时后才赶到现场吗?你能想象车手需要在方向盘上绑一个扳手为逃生准备吗?

这些荒唐轻描淡写地从一个个被采访的老车手嘴里吐出,他们说笑般的神情之下,没人知道有多少无奈和悲凉。

1961年,著名的蒙扎赛道迎来了一场两位天才之间的对决,德国赛车英雄特利普斯驾驶法拉利赛车与莲花车队的新星吉姆·克拉克正面对决。

那一场比赛,特利普斯的重大事故不仅送走了克拉克的梦想,也送走了他自己以及15名观众的性命。如果放在今天,我们甚至会为这样的事故设立纪念日。

F1的伟大背后,是车手命比草贱的荒唐时代

但在那个蛮荒年代,这种惨烈就像是赛车运动必不可少的看点一样,赛事主办方、车队与观众人人习以为常,当天的比赛甚至在清理完尸体后继续进行。

真正心寒的只有那些“命贱”的车手们,他们不知道哪天自己同样也会在一场事故后永眠,他们的命根本不是握在自己手中。

50年代末,顶级的赛车的速度已经能达到320千米每小时,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动力的发展让赛车开始变得危险。

1959年,德国F1大奖赛上,车手汉斯·赫尔曼遭遇重大事故,赛车翻滚着飞出赛道,好在他足够幸运捡回一条命。

在黑白镜头下,观众们的表情不是惊愕与恐惧,而是起身为侥幸存活的车手鼓掌庆祝,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悦看的我心惊肉跳,似乎活着才是那个时代车手的真正追求。

进入60年代,赛车运动也不再一味地追求发动机的性能,此前靠纯粹性能制霸赛车界的车队也开始不再风光,比如恩佐·法拉利领衔的法拉利车队。

而另一位赛车界天才人物科林·查普曼声名鹊起,他创立的莲花品牌和莲花车队可以说是赛车史上的最有影响力的。

F1的伟大背后,是车手命比草贱的荒唐时代

查普曼是一个优秀的车手,也是非常杰出的工程师,他自己造车运营车队,创造了非常辉煌的成绩。查普曼造车的风格与法拉利完全不同,他不太追求纯粹的动力输出,而更加注重赛车空气动力和操控性能。

可查普曼的极致追求让赛车的极限越来越高的同时,也让速度机器本身变得更加脆弱。60年代早期,查普曼制造的赛车是出了名的脆皮的,在1960年的比利时大奖赛中,斯帕赛道一共发生了4次事故,其中3次出自莲花,两位车手离世。

在赛车的性能不断提到到新的界线时,赛车的安全设备却几乎没有任何发展。那时车手佩戴的还是皮质头盔,更没有安全带可言,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认为赛车本就不应该是一项安全的运动。

F1的伟大背后,是车手命比草贱的荒唐时代

F1的伟大背后,是车手命比草贱的荒唐时代

包括赛事主办方和车队也都在传输这样一种观念:要么你别做车手,想要拿冠军就必须承担这样的风险。

F1的伟大背后,是车手命比草贱的荒唐时代

不仅仅如此,赛事主办方似乎有意地强化这种风险。很多赛道设计有很多高速弯道,比如臭名昭著的斯帕赛道,它是当时平均时速最高的赛道,很多时候车手要以200公里甚至300公里的时速过弯,把赛车和车手都榨干。

1 2 3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