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奥迪A3三厢
19.40-25.80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徐留平掩耳盗铃之路:强制供应商买车,仅为提升产品销量

2018-06-06 17:07 来源: 汽车扒一扒

迷失方向的红旗必有大改,而这种改动无以复加

徐留平的频频动刀

徐留平上任不足一年,就对红旗进行了多次调整,尤其是人事方面的调整变动颇大,今年5月份,红旗又遇到了一次大方向的人事变动,作为一汽集团的掌舵手,徐留平对外界多次传达出一个很明确的意思:红旗一定要成为中国唯一的豪华品牌

于是酷吏徐留平开始了新的整顿,一汽红旗常务副总经理高放被离职,接替他而来的是徐留平之前在长安集团的老部下陈旭,当然这并不是徐留平第一次在一汽集团中使用残留的长安部下,号称“长安救火队长”的长安铃木况锦文,就被徐留平调任一汽红旗营销服务部、客户中心、品牌公关部,予以重任!

但红旗作为典型扶不起来的品牌,因为工作效率低下、管理层混乱、以及营销网点不健全等问题,产品质量问题层出不穷以及售后的残缺,使得徐留平上任10个月之后的今天,销量仍然不佳

徐留平掩耳盗铃之路:强制供应商买车,仅为提升产品销量

徐留平对现有一汽集团高层的不信任,主要还是来自于内心想要做大做强红旗的期望,但是现有团队无法短期内达成一个很好的默契以及配合度,再加上长安集团此前的班子执行力以及营销策划能力较为强悍

放弃已经腐朽不堪的红旗班子,并不是一件坏事儿,但问题就在于酷吏手段之下的徐留平,能在短期之内获得快速的改变,同样可以带来一系列的负面效果

因为徐留平想要政绩的那颗心太严重,而一系列的宣传以及改动之下,如果还没有产品销量的提升,那么对徐留平自身的征集之路将会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所以酷吏当家之下的负面影响,也浮出了水面

徐留平掩耳盗铃之路:强制供应商买车,仅为提升产品销量

分派供应商买车任务

“让供应商买车提升终端交付量”,这有悖于市场自然发展准则,但就是真切的出现在红旗身上,红旗自身市场销量差,徐留平上任之后就让供应商内部强制购买,以获取微不足道的提升量来表示自己的政绩

从红旗内部流露出来的文件中我们可以看出,来自红旗内部的文件中,以红旗为第一人称的“注意事项中”明确表示了:

红旗的供应商/经销商伙伴,将与红旗委托公司对接买车服务,并且在买车的过程中需要准备的手续进行了明确的规定,让自己的供应商伙伴购车,以达到提升自己的销量的目的,这就是徐留平的手段

徐留平掩耳盗铃之路:强制供应商买车,仅为提升产品销量

而就在刚才,有不愿意透露姓名以及企业的人士向《汽车扒一扒》透露消息,并且指出外界不为所知的几个消息

其一:“购车注意事项”情况属实,但供应商不仅仅是传统的零配件供应商,而是广义上的合作商,还有代理公司、广告公司,都需要强制购买红旗轿车

其二:红旗是这些供应商的“金主”,如果金主下达的命令不去完成,那么账款将会被延期,所以这些公司以及企业不得不购买红旗轿车

其三:红旗下达的数量非常多,某家供应公司就被摊派了十多台红旗H7轿车,但红旗轿车自身就没有太多的销量,一台红旗H7售价30万,那么十台就是300万!但购买量可以协商,毕竟不是死任务

其四:供应商买车这件事儿从3月份就已经开始了,但是拖到6月份才被曝光,还是说明合作商有良心,因为红旗到处欠款,大家已经苦不堪言。

徐留平掩耳盗铃之路:强制供应商买车,仅为提升产品销量

当问到这位朋友你们买到的车如何处理的时候,他表示一般买到的车都直接卖掉,因为强制买车实在没有考虑到合作商的需求,所以大家都会把这台车倒手卖掉,而诞生于长春的红旗品牌,在当地有着足够强大的零配件供应商体系,所以说长春的红旗二手H7最低,而且均为不过万的准新车!

而这些供应商无一不被强制购买红旗H5,所以在二手车网站上,你就看到了100公里、5000公里、3000公里售卖的准新车,而这些准新二手车大多是2017、2018款新车,同样在北京也可以看到如此怪异的情况,毕竟北京营销公司以及公关公司较多,这些红旗的合作伙伴都要被强制买车

准新车买来就卖如果用常规思路无法解释的话,那么用|强制买车这一说法来验证,就清晰的多了

徐留平掩耳盗铃之路:强制供应商买车,仅为提升产品销量

在徐留平的膨胀到极限的政绩心的作怪下,诞生的这种“供应商买车行为”,并不是企业正常发展规律,甚至会得罪供应商体系,让红旗在零配件市场名声坏掉

徐留平掩耳盗铃之路:强制供应商买车,仅为提升产品销量

红旗销量难以上涨

1 2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