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奥迪A3三厢
19.40-25.80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大众切换迪斯时代 中国区将面临三大挑战

2018-04-17 16:49 来源: 芳向盘

大众切换迪斯时代 中国区将面临三大挑战

大众三大品牌组合是指,将现有的12个品牌重组为普通品牌、豪华品牌和超豪华品牌三个组合;“6+C”是指,大众成立6大业务领域,并将专门单独设立中国区业务。

柏林时间4月12日,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和监事会宣布,穆伦卸任管理董事会主席,其职位由原大众品牌CEO迪斯接替。

“柴油门”事件之后,临危受命接替时任集团CEO文德恩的穆伦,在执掌大众集团两年半之后离场,大众集团将正式进入迪斯的改革时代。

在穆伦的带领下,过去的两年中大众汽车集团走出了“柴油门”的阴影。2017年,大众汽车集团在全球市场的交付量达到1070万辆历史新高、蝉联全球销量冠军,销售收入上涨6.2%至2307亿欧元,营业利润上涨17%至170亿欧元。

事实上,穆伦的突然卸任并不意外,大众管理层的调整酝酿已久。

大众切换迪斯时代 中国区将面临三大挑战

2015年“柴油门”事件爆发之后,大众清楚地认识到一个问题,庞大的大众集团需要进行全面改革。次年,大众汽车集团发布了“2025战略”,目的就是要调整集团的核心业务,聚焦在电动化、智能化和移动出行方面的布局。

但是,在穆伦的任期内,改革进行得并不顺利。“大众虽然在智能化和电动化宣布了不少动作,但实际操作过程中步伐较慢。”4月12日,汽车行业分析人士田永秋在接受方向君采访时表示。

正如穆伦在当地时间4月13日的告别信中所提到的,对于大众而言,转型之路才刚刚开始。转型的重任,交到了三年前从宝马来的“外来人”——59岁的迪斯手中。

管理架构以品牌为核心

“大众集团的监事会和最高层觉得集团太过庞大,希望通过优化架构设置和锐意改革的掌舵人,来帮助大众成为一个更加扁平化、更加讲求决策效率的集团。”田永秋认为。

来到大众集团之后,在遭遇“排放门”危机后,迪斯携手穆伦与工会进行了8个多月的谈判,最终达成了全球裁撤3万名员工的协议、节省37亿欧元成本。在外人眼中,迪斯是强硬的“改革派”。

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主席潘师评价迪斯:“在大众品牌重新调整的过程中,迪斯快速实现本质转变的和严谨性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这一成就使得他注定将成为大众集团2025战略接下来的执行者。”

上任之后,迪斯在当地时间4月13日发给全体大众汽车集团员工的邮件中表示:“我们并不是要改变已经制定的战略,此次机构调整的目的是要加快实施既定战略,竞争的加剧和改变促使我们必须跑得更快。”

当地时间4月12日大众集团发布公告,计划将旗下12个品牌分拆成普通、豪华、超豪华三个组合。普通品牌包括大众、西雅特和斯柯达,豪华品牌包含奥迪,超豪华品牌包括保时捷、宾利、兰博基尼和布加迪。而这三大品牌组合将分别交由迪斯、奥迪CEO施泰德和保时捷CEO布鲁姆负责。

大众切换迪斯时代 中国区将面临三大挑战

“突出以品牌为核心的管理架构,目的是要减少组织庞大带来的官僚组织弊病,让决策的效率更高。从迪斯加盟开始,一直在进行变革,为了推出对于品牌直线管理的作用。迪斯去管理大众品牌,现在从大众集团的架构来看,品牌的CEO相对来说比地区的CEO实权更大。”田永秋告诉方向君。

此外,大众汽车集团还计划成立6大业务板块,包括集团的研发、生产、销售、车辆IT、集团IT、采购及零部件业务,并单独成立中国地区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分别负责三个品牌组合之外,迪斯将负责整个集团的研发及车辆IT业务,施泰德将负责整个集团的销售业务,布鲁姆将负责集团的生产业务。此外,布鲁姆还升任集团执行董事。

也就是说,施泰德和布鲁姆的职权将扩大。当大众进入三人的掌权时代,作为董事会主席,如何平衡施泰德和布鲁姆之间的矛盾,是迪斯需要认真思考的难题。“三大高层主管的职权划分,能够使大众集团内部的关系变得更加清楚。另一方面,54岁的施泰德和49岁的布鲁姆被认为是大众集团的下一任接班人的重点培养对象。”有外媒分析认为。

大众中国面临三大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大众集团的“6+C”业务领域中,特意单列中国区业务。中国市场是大众汽车集团全球最大的市场,销量占比超过40%。有分析认为,此次单列中国区和单列品牌直线管理的目的,都是继续确保中国区的“奶牛”地位。

当地时间4月13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迪斯在接受媒体提问时表示:“中国汽车市场对于大众汽车集团的重要性母庸置疑,也逐渐在电动化方面起到了更重要的角色。很多方面的本土化已经做得非常成熟,所以我们不可能在总部来控制所有的业务。”

迪斯强调,海兹曼将继续领导大众汽车集团的在华业务。不过,在迪斯的任期内,大众在中国市场将面临诸多考验。

大众切换迪斯时代 中国区将面临三大挑战

首先,是如何应对双积分政策。4月10日,工信部公示《2017年度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情况》,其中,上汽大众新能源积分为0,一汽大众新能源积分为328。根据“双积分”政策要求,全年销量达到3万辆以上的,从2019年度开始设定新能源汽车积分比例要求,2019年度、2020年度,新能源汽车积分比例要求分别为10%、12%。

1 2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