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奥迪A3三厢
19.40-25.80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红旗在自主品牌的“高地”升起

2018-04-03 06:48 来源: 中青在线

红旗在自主品牌的“高地”升起

“红旗一定会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实现复兴”,中国一汽员工在红旗车间内誓师。

红旗正在越来越多的地方升起。这是件显而易见的事。

2018年1月8日,红旗的新徽标在人民大会堂第一次亮相。在当晚举行的中国一汽红旗品牌战略发布会上,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徐留平公开宣布,新红旗轿车要肩负起历史赋予的强大中国汽车产业的重任。为此,新红旗将“奋力向2020年销量10万台级,2025年30万台级,2035年50万台级的宏伟目标迈进。”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2017年9月开始,一汽集团总部进行了一场大规模改革,“几乎是整个集团重构”,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由一汽集团总部直接管理和运营红旗品牌”。

改革后,吉林长春的生产线上,工人们配发了新的工装和帽子,新衣服的胸口和帽子显眼的位置上都印了鲜红色的“红旗”标志。他们工作的车间也被正式改名为“红旗工厂”。就连徐留平,在2017年8月到一汽集团任职后,都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了一辆“红旗”概念车,昵称变成了“第一汽车,第一品牌”。

成为一汽集团一把手之前,非汽车科班出身的徐留平曾经担任过长安汽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带领长安汽车成为中国汽车历史上第一个产销双百万的自主汽车企业。而在一汽集团,他有更大的目标。

“红旗一定会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实现复兴。”徐留平说。

我对复兴红旗是有信心的

如今的一汽集团,几乎是以“跑步”的速度在扛着“红旗”前进。有人发现,集团幼儿园,根据“红旗研发单位和一线工作的家长”的工作时间,相应调整孩子入园和离园时间。

对这种速度感受最深的,还是红旗工厂。总装技术专业主管工艺员于昊说,从下半年开始,他所在的生产线一个月的产量增加了5倍。而且,为了使红旗H7轿车更符合C级车标准,产品在进气格栅、内饰等方面作了更新,目的是“更贴近年轻人”。在此之前,这个车型“至少两年都没有作过改变了”。

这座建成于上世纪90年代的工厂,正在被注入新的活力。从大学毕业起就进入一汽集团的于昊,一直参与自主车型生产。成为红旗轿车生产线主管工艺员后,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加班成了车间的常态,但是于昊也表示,“我对红旗复兴是有信心的”。

对于这个庞大的汽车企业来说,“红旗”始终是其身上无法忽视的一块印记。这不仅是中国的第一辆轿车,而且在那个车身都要靠榔头敲打出来的年代,红旗车配备了世界领先的V8发动机。那时,这台发动机只在美国的顶级豪车里见过,苏联也刚刚用在领导人乘用的海鸥轿车上,德国、日本采用这台发动机都是很久以后的事儿了。

后来,改革开放推动着中国汽车产业加速向前,进口汽车、合资汽车越来越快地开了进来。而红旗轿车因为“油耗大、速度慢、不可靠”被迫停产,对于一汽乃至整个中国的汽车工业都打击很大。那是1984年,中国“开始大量进口日本皇冠轿车作为公务车,国产轿车只剩下上海牌了”。

从那以后,一汽就没有放弃过重振红旗车的努力。为此,这个中国汽车工业的老大哥企业曾利用德国“奥迪100”的平台技术打造“小红旗”,也曾联合美国福特公司开发出豪华大型轿车“大红旗”。

“一汽的红旗情结始终存在,我们不能不干自主品牌轿车。”如今担任一汽集团研发总院院长的徐世立经历过那段“合作干红旗”的年代。他记得那时和外方谈合作并不那么容易,“在全世界走了一圈,有些企业态度很傲慢。”

最终,时任一汽厂长耿邵杰和德国大众集团达成了引进“奥迪100” 的协议。“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引进的克莱斯勒488发动机,没法装进奥迪车里,为此大众方面费了很大功夫。”徐世立回忆。

但是,这些在外资品牌已成熟的产品、技术的基础上再开发的车型,没能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后来出现了一些批评声音,说一汽搞贴牌,这些批评没考虑到当时的历史情况。”徐世立说,“当时完全靠自己做轿车是不具备那个能力的,市场也不支撑那么大的投入。”

1 2 3 4 5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