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滚动 | 上海 | 政务 | 评论 | 国内 | 社会 | 政法 | 国际 | 军事 | 财经 | 体育 | 娱乐 | 历史 | 汽车 | 图片 | 视频 | 曝光 | 微博 | 专题 | 旅游 | 彩票 | 藏品 | 健康 | 百货 | 导购
奥迪A3三厢
19.09-28.10万
(参考成交价)
车市行情
车型 优惠
赛欧 2
POLO 1.7
DS 4s 4
晶锐 1.3
熊猫 0.4
骊威 1.1
MINI CLUBMAN 5.78
瑞纳 0.7
车型 优惠
福睿斯 1.8
传祺GA3S 1
名图 2.5
速锐 0.3
昕动 0.8
花冠 1.6
6.15
英朗 3.3
车型 优惠
传祺GA6 1
君越 3.4
标致508 4.5
凯迪拉克ATS-L 3
雅阁 3
君威 3.9
帕萨特 3.1
迈锐宝 4.01
车型 优惠
奥迪A8 39.3
捷豹XJ 38.3
宝马6系 3
凯迪拉克XTS 4
林肯MKS 3
Panamera 96
玛莎拉蒂Ghibli 16
捷豹XF 21.5
车型 优惠
奔驰GLE 6
极光 13
Tiguan 5.2
TRAX创酷 1.3
荣威W5 1.4
标致3008 1
揽胜运动版 3.8
兰德酷路泽 8.6
车型 优惠
上汽V80 0.5
埃尔法 0.8
普瑞维亚 1.7
马自达8 2.5
别克GL8 3.1
夏朗 4.7
奥德赛 3.5
艾力绅 2.51

比亚迪们会沦为造车新军的代工厂吗?

2017-12-29 06:17 来源: 36氪

原标题:比亚迪们会沦为造车新军的代工厂吗?

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未来属于谁?比亚迪们,还是造车新军?BAT用自己的钞票做了投票。why?

2016年,也许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比亚迪最后一次以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的身份示人了。

2017年以后,特斯拉们会在这个新兴的、烈火烹油般的市场一骑绝尘而去。此外,在2018年,大量的造车新军将涌入这个高速增长的市场,裹挟着令人瞠目结舌的天量资本和大量的行业精英,与比亚迪们展开激烈竞争。尤其是比亚迪,在7+4个领域,和这么多竞争对手展开竞争,显然是难以为继的。

2017年12月15日,北汽新能源总经理郑刚,在一个行业论坛上敲定了一笔买卖:将在2018年为奇点汽车代工数千台电动车。何乐而不为,一下子就卖出数千台的电动车!

这样的合作,将日趋普遍,除了江淮、海马和北汽新能源之外,长安、华晨和比亚迪,恐怕会在稍晚的时间内进入到这个市场。对于电动车代工雄心勃勃的名单中,还包括富士康、麦格纳斯太尔……

2017年12月16日,在北京的五棵松体育场,蔚来汽车发布了旗下首款新能源汽车NIO ES 8,声势浩大。2017年12月15日,小鹏汽车对外宣布,已获阿里集团及国内9大VC的战略投资。2017年12月11日,上海国家会议中心,威马汽车隆重推出首款量产车型EX5,战略投资人百度集团总裁兼COO陆奇亲自为其站台加油。

在这个即将过去的2017年12月份,随着造车新军的发力,他们几乎已经夺走了整个媒体圈和用户的注意力,传统新能源车企在这样的“封锁”下,几乎难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作为媒体人我们知道,发不出声音,是被遗忘和边缘化的开始。

2017年12月25日,在传统汽车市场中高歌猛进的李书福先生遭遇了又一次打击,他的沃尔沃高性能车品牌Polestar的全球CTO和中国区总裁、沃尔沃品牌中国区研发总裁沈峰博士,离开了他任职仅有2个月的岗位——Polestar全球CTO和中国区总裁。沈峰还是沃尔沃中国研发团队的创始人,他在这个岗位的任职时间已超过了8年。毫无疑问,沈是李书福先生在沃尔沃的股肱之臣。

沃尔沃中国,几乎是互联网造车人才离职的最大“重灾区”。从这里离开,奔赴互联网造车洪流的明星职业经理人包括:沃尔沃全球董事、高级副总裁、中国区董事长沈晖,他创建了威马汽车;沃尔沃中国销售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付强,他创建了爱驰亿维。

对于沈晖和付强的离开,李书福是无能为力的。因为他们厌倦了打工,准备开启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

然而,沈峰的离开,对志满意得的李书福而言,是一记沉重的伤害。这意味着李书福先生,在与李斌先生的人才争夺战中,已经落于下风。这样的恶性事件,给李书福们敲响警钟,传统汽车产业中的先锋人士开始意识到,造车新势力正在崛起,而且会在未来的争夺战中处于领先地位。

马云曾问谷歌的拉里•佩奇,谁是谷歌的竞争对手?佩奇说,是白宫、是美国国防部。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单位,仅给优秀人才支付8万美金的年薪,就能从谷歌这里将他们抢走。

沈峰在被问及去职理由时说到,我不希望为某个企业打工,而希望为行业打工,为社会打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做最能发挥个人价值的事情。

对于传统的新能源车企而言,如果在争夺用户关注度和争夺人才的两场核心战役中失败,那么它们到底依靠什么东西,参与这场决定未来命运的新能源汽车大战呢?

如果没有其他杀手锏参与竞争,那么在很大程度和概率上,此时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比亚迪们,在未来会沦为造车新军的代工厂。

传统大企业的某个新兴业务部门,被创业公司打败的故事,屡见不鲜。在汽车产业中,这样的历史,也将会重演。结构性的致命原因在于:

团队劣势明显

所有公司,牛人总是更多地分布在主营业务部门,在汽车行当中没有任何例外之处。

读者诸君可以自行搜索一下所有传统新能源车企领军人物,并查阅这些操盘者的履历,可一目了然地发现,操盘团队在能力体系上与造车新军的领军人物,存在令人震惊的能力鸿沟。

传统新能源车企,作为没有什么“油水”的新兴业务部门,少有这个公司的核心精英,更多的是年轻人愿意来这个地方刷履历,但他们怎么能够和凶悍的李斌、何小鹏、李想和沈晖们竞争呢?

这些造车新军的领军人物,此前所取得的成就,是足以媲美汽车制造商的大老板的。

另一方面,李斌们可以祭出高工资外加期权,在狩猎人才时予取予求,沈峰们望风而动。但对于吉利新能源等这些传统车企而言,目前的薪资和激励机制如不加以改变,基本上不存在任何可能在人才争夺战中,击败造车新势力。

1 2 3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精彩